首頁 | 現代詩 | 舊體詩 | 散文詩 | 歌詞 | 詩賽 | 詩譯 | 小說 | 故事 | 雜文 | 散文 | 劇本 | 日記 | 童話 | 文評 | 詩論 | 留言
作者檢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小說 您現在的位置: 網絡詩歌 >> 小說 >> 正文
搭臺
類別:小說 作者:北岸大呂 日期:2019/6/24 字體: 】 閱讀:
編者按:作品通過紀實手法,詳細記錄了一個麻將泛濫成災的村子最終實現移風易俗的故事。經過老魯的熱心張羅,和幾個老鄉盡心策劃,逸安村的移風易俗方案得以通過,期間雖然遭遇推延,甚至遭受非難,最終結果,柳暗花明,一番苦心總算有了匯報,可喜可賀。瓦尼感謝分享,期待更多佳作。

醞釀了好久,猶豫了好久,人到中年的魯柯終于下定決心,要做人生又一件大事。這件大事雖然未必驚天動地,但成功了一定不同小可。萬一失敗——不,沒有萬一,只許成功,不能失敗,魯柯在心底暗暗給自己打氣,無論如何要將這個臺搭好。


七月初一,乍一看還以為是黨的生日,其實這是陰歷,如果按陽歷計算,墻上的掛歷上清清楚楚,已經是8月11日。也不知翻過去四十八年,七月初一到底是陽歷的哪天呢?老魯懶得尋萬年歷查找,反正自己向來過的是陰歷生日。從小隨父母,結婚后隨妻子,每年這天到來的時候,多少表示一點意思,記得這一個日子,自己就心滿意足了。
“老魯,過兩天要長尾巴了,準備怎么過?”前天晚上,老伴銀秀就在嘀咕著要給他過生。
“都一把年紀了,還長什么尾巴?虛長一歲而已,隨便你安排好了!
“不行,四十八歲,本命年呢,許多人都當大生過的。要不喊親戚朋友一起過來聚一聚,到店子里撮一頓?”
“聚一聚可以,但是否到店子里,還有喊哪些人真還值得考慮!
“有什么好考慮的?不到店子里就放到家里,反正你不怕麻煩我老太婆,那我就親自買菜親自掌廚,包你不丟一點面子。至于喊誰嘛,隨便你好了!
“我還沒有想好,明天再定好么?”
“明天定就明天定!
8月10日也就是周五,炎熱已過的慶陽早晚已有些許涼快。局機關上午召開干部職工大會,進行政治學習,下午開展愛國衛生清掃,黑板上出了醒目通知,微信群里也發了群發消息,談不上多么重要,但也別想輕易離開。老魯按時簽到,按時參加會議和衛生清掃,但總有點心不在焉,中午在辦公室午休也是瞇了一下便醒。周六的生日安排,還有上周老家的那個賭博事件,就象兩個云團始終在他腦海里翻滾,卻又怎么也揉合不到一起。
上周六,老魯打算驅車回老家玩兒。事前跟嫂子新葉聯系,接電話的卻是大哥。
“嫂嫂——哦,哥啊,嫂嫂呢,你們明天得空么?”
“哪個?小柯啊。你嫂嫂不在家呢!
“嫂嫂走親戚呢還是賣菜去了,中午回來么?我們想回來玩一下!
“她呀,別說了,又被派出所抓了!
“因為什么?”
“還不是賭!上癮了呢,上次在派出所關了一天,放回來了。罵也罵不聽,又賭,這回抓到縣公安局去了。一起抓走了五個,死了臉的,不要管她!
“曉得關在哪里么?我馬上去找人救她!
“你管得了頭次還管得了二次三次?說過了不要管她。都五六十歲一個了,還狗改不了吃屎,完全是自找的,你管他們干嘛?多關幾天才好呢!
也是。逸安打牌賭博成風,我管得了嫂子還管得了他人?管得了初一還管得了十五?嫂子前一次被抓,也就在“五一”之前。魯柯倆口子“五一”節回老家休假,聽村子里的人議論風生,以為嫂子會不好意思,沒想到她沒當回事:“抓進去就抓進去,我們又沒大賭,放點小錢玩而已,還能把我們怎么樣?”
“派出所沒打人吧?”
“哪能呢?他們主要想訛老板幾個錢,老板交了罰款,就把我們放了!
“里面有飯吃么?”
“有啊,村里在街上開店的小伍給我們送了盒飯,飯館里買的,十塊錢一盒,比家里的飯菜還好吃!
“可再不要賭了呀,你有子有女,也有孫子外孫,抓進派出所,說起來都不好聽!
“村子里哪個不賭?抓得盡的?”
魯柯在老家睡了一夜,下午到田垅里轉悠了一圈,正是中稻揚穗時節,頭頂白云飄浮,四周滿眼蔥蘢。諾大的田野沒有幾個人,除了偶爾一臺小車從通鄉公路上呼嘯而過,就只池塘里鵝鴨嬉戲。老魯踱步在機耕道上,不時一群白鳥驚起。他還沒來得及拿手機拍照,鳥們已落到遠處田里。如此周而復始,老魯不覺來到山邊,老鄉們曾經視若珍寶的幾條沖良田已經雜草叢生,讓人不勝唏噓。
晚上去河邊散步,一路麻將聲聲,還有一家堂屋里在推牌九,嘈嘈雜雜地圍了一大圈人。老魯一邊發煙,一邊走進賭場。只見莊家洗牌發牌,四相押錢看牌。也有人圍在旁邊,看風向流動跟牌,還有的同時押上兩相甚至三相。賭注有十元二十的,也有五十一百的,還有人將百元鈔票折起,視為三十或者五十。莊家有贏有輸,四相有進有出,贏了的眉開眼笑,輸了的再掏衣蔸。莊家一會五爪進籠收錢,一會啪啪啪地向各位贏家發錢,有時也有出有進,身面前的票子時多時少,莊家的臉色或喜悅或凝重,就象天上的月亮,一會月明星稀,一會云遮霧罩,始終變幻不定?礃幼优沙鏊ベ沒起多大作用啊。
素性再到村子里面走走,看看地下六合彩是否已經禁絕?迎面碰到堂哥魯青:“小柯,你也來買碼?快去,楊主任家好熱鬧!薄斑怼边M去一看,退休的村主任老楊家里,果然黑壓壓的擠了一屋子人,有拿著粗劣的碼報反復揣摩的,有三三兩兩交頭接耳商量意見的,有拿著現鈔登記買碼的,也有拿電筒或者巴著紙煙在那談笑風生的。買碼的有老魯熟悉的面孔,也有近幾年過門的新媳婦,還有拉著孫子孫女來的老頭老太。他們或十元二十,或五十一百,也有一次包桶數百元甚至幾千元的,買龍買蛇買虎買兔買猴,五花八門,不一而足。老魯邊走邊搖了搖頭。
晚上老魯處于半失眠狀態,一會想起兒時的點點滴滴,腦海里全是鄉親們耕田務土、栽菜種蔗,挑著黃瓜甘蔗走街串鄉叫賣的忙碌景象;一會又是村子里牛羊空欄、賭場上大呼小叫的嘈雜畫面。老魯從小在逸安長大,參加工作后也偶爾回來,親身經歷了村里人缺衣少食的艱難歲月,也見證了改革開放帶來的巨大變化。1982年聯產承包后,老鄉們做手藝的做手藝,打工的打工,跑買賣的跑買賣,漸漸地腰包鼓了,柜子滿了,村里的公路通了,原來村里十分倚重的渡船碼頭也已經廢棄,一座座老舊破敗的土磚房眼看著搖身變成了寬敞明亮的小洋樓。老鄉們的日子好了,創業奔小康的勁火應該更足,為什么一些老鄉們曾經深惡痛絕的陋習,比如打牌賭博比如賣淫嫖娼比如吸毒販毒反而沉渣泛起?老魯有時感到痛心,有時感到費解,有時也想做點什么,卻又不知從何入手。大哥說,政府都拿到沒有辦法,你能拿老鼠藥統統將他們藥死?老魯不這么認為,覺得政府不是沒有辦法,只是還沒有找到更好的辦法。世上萬事萬物皆有法則,關鍵看我們如何解讀。
還沒想好怎么辦呢,大字識不了幾個,不會字牌麻將卻喜歡放點子買碼的嫂子又被派出所抓了,還被送到了縣公安局,在看守所關了四天。雖說周二已經釋放回家,可魯柯心里到底不是個滋味。
現在機會終于來了,七月初一,對,就趁自己四十八歲生日,將在市里工作的幾個老鄉叫攏來,開個關于家鄉移風易俗的諸葛亮會議,號召大家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為家鄉的鄉風文明建設添磚加瓦。魯柯將自己的想法跟老伴一說,銀秀雖然有點猶豫,但也沒有明確反對,只是擔心人心難齊,工作難做,收效不大。魯柯說,這個不用擔心,我老魯自有辦法。
逸安村在慶陽工作的老鄉,除去兩個才剛參加工作的小青年,年紀稍大一點的有四個,包括在市政協工作的張揚,市總工會工作的魯琳,市五中教書的張敬楚,還有就是在市交通局工作的魯柯了。原想將六個老鄉全部叫齊,可那兩個小青年已經約好與朋友外出郊游,便只得遵從他們的安排。
七月初一,炎陽高照,祥云高懸,魯柯內心歡喜。他與幾個朋友到慶陽河里游泳回來,不急不忙吃了早餐,又看了一陣電視,十點已到,通知的老鄉一個沒來。老魯打電話去催:“老張,都十點鐘了,你到了哪里?”
“吃飯還早,急什么急?”
“不是說好十點齊隊的嗎?你當領導的也婆婆媽媽?”
“你又不打牌,來早了還不白白糟蹋你家的茶葉、水果?”
“你就只記得打牌,還是惡習難改。我跟你說了,有要事相商?禳c快點!”
又逐個打電話去催張老師和魯琳,老魯費了幾乎相同的口舌。
“哎呀呀,老魯大才子你今天在辦書展啊!泵恳粋老鄉進門,看到茶幾上的書報雜志,都有幾分驚訝。
“辦什么書展?我是想聽聽大家伙意見,我在各級報刊雜志發表的這些文章,能不能出一本書?”
“當然可以啊,你都發表了幾百千把篇(首)了吧?有小說、有詩歌、有散文,還有雜談。有什么想法?是想抓丁還是攤派?”
“既不要你們整理也不要你們贊助。我有這么個想法,想正兒八經地出一本文學書籍,給逸安的老鄉們送點精神食糧,拋磚引玉,希望能帶動大家讀書看報。你看他們天天打牌買碼,搞得個烏煙瘴氣,真的讓人著急!
“又請吃又請喝的,就為這?”
“這只是其中之一。別忘了,今天還是我老夫子生日呢!
“生日快樂生日快樂!早不說,我們連蛋糕都沒買一個!
“又不是細伢子,買不買蛋糕都是無所謂,最主要的是我有個想法要跟大家商量,需要大伙捧場!
“有什么想法?只要不跟嫂子離婚,其他的我們兄弟姊妹全力以赴支持,保證刀山火海在所不辭!
老魯趁機拿出昨晚草擬的《利川縣文川鎮逸安村移風易俗計劃綱要》。綱要十分詳細,包括總則、目標、內容、措施、要求等五個方面共十九條,可謂目標明確、內容具體、措施得力、要求嚴格,還有相應的鄉規民約。
“這都是村支兩委的工作呀,老魯,你想篡黨奪權不成?”
“我篡什么黨奪什么權?上個星期我們逸安村五個人賭博被抓進縣公安局,在看守所蹲了四天,你們聽說了沒有?”
“都聽說了。我們逸安村打牌賭博成風,當地公安不抓也實在不行!
“我不是說當地公安抓得不對,也并非害怕嫂子被抓丟了面子。關鍵是覺得問題嚴重。我們逸安村風氣不好,用一句話概括,就是打牌賭博敗壞了形象,影響了團結,阻礙了發展。你們看,現在村里喂豬喂牛喂雞喂鴨的有幾家?生活在逸安村,自己不務土種菜連小菜都靠買的又有多少?還有為打牌賭博吵架離婚、鄰里結仇、兄弟反目的又有多少?還有些人曾經為手板寬的地打爛腦殼,現在卻將大片大片的田土放在那里長草。特別是原來大伙兒雖窮雖累,但一個個身體健康,沒病少痛,現在呢,吃的有了,活路輕了,反而得高血壓、糖尿病、脂肪肝的比比皆是。這幾年每次回去看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