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現代詩 | 舊體詩 | 散文詩 | 歌詞 | 詩賽 | 詩譯 | 小說 | 故事 | 雜文 | 散文 | 劇本 | 日記 | 童話 | 文評 | 詩論 | 留言
作者檢索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劇本 您現在的位置: 中國網絡詩歌 > 劇本 > 正文
大山里的愛(第九集)
電視劇本 農村
類別:劇本 作者:柳韻鷹風 日期:2019/2/13 字體: 】 閱讀:
編者按:這一集里,幺妹心動,疤臉或許從此就有了依靠,而張嬸也終于看開,同意找一個老伴,可惜命運難料,徐新生又得急病住院,即將到來的幸福一下子又跌到了深谷。
時間:本世紀初。
地點:太行山回龍景區,采石場,張溝村,老爺頂。
人物:
    石龍:男,二十多歲,青年道德模范,來張溝落戶的年輕創業者,回龍綠色環保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,采石場負責人。
    棗花:女,二十多歲,山村青年,石龍的妻子,回龍綠色環保產業有限公司財務總管。
    張嬸:四十多歲,寡婦,養鴨戶。
    徐新生:男,五十來歲,老礦工,冤案平反后來回龍采石場當安檢員。
    幺妹:二十多歲,外來青年,后與疤臉結婚。
    疤臉:男,山村青年,憨厚,采石場安檢員。
    小李:男,二十多歲,民政局局長助理。
    錢嫂:中年,后溝農民。

第九集故事梗概:
    幺妹覺得疤臉老實可靠,對疤臉心動,關心照料疤臉。張嬸覺出棗花的不耐煩,覺得老了還是找個伴好。張嬸和徐新生老爺頂情人石旁約會,兩人談的很投心,志愿結合。棗花怕張嬸拖累,怕石龍不顧家,對張嬸冷淡。就在張嬸準備婚禮時,徐新生得急病住院。

第九集提綱
1、張嬸與徐新生約會;
2、大家張羅幫助張嬸準備婚禮;
3、徐新生得急病住院

正文

186•夜。采石場。夜內。
    工房。
    石龍、徐新生、疤臉在一起閑聊。
    石龍:“干爹,護腰,您戴著擱事不擱事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擱事,腰上覺得好受多了。女人,女人就是想得周到。男人,還是有女人料理著活得滋潤!
    疤臉:“我身上也沒有臭味了。干爹,你聞聞,聞聞!      
    疤臉把胳膊伸到徐新生鼻子上,又張嘴伸頭,叫聞他的口。石龍拉住疤臉。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這個徒弟有長進,身上也香噴噴的了!
    疤臉:“幺妹給我的香皂,牙膏,他們跟我搶著用,都用完了,咋弄哩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傻小子,你不會自己買?”
    疤臉:“買,給幺妹也買點。干爹明天跟我去買吧,我不知道幺妹喜歡用啥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也不知道!
    石龍:“把錢攢住給幺妹就妥了,幺妹比你會買東西。你要買不好還胡買八買,幺妹準跟你拉倒散伙!
    疤臉伸伸舌頭:“我聽龍哥的!
    石龍:“干爹,您跟俺干娘的事,也下個決心唄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是想下決心,不知道她有沒有為難,不知道她嫌不嫌我殘廢沒用!
    疤臉:“我還不嫌哩!
    徐新生和石龍都笑了。
    石龍:“我再牽牽線,找個時間,您倆見見面吧!
    疤臉:“龍哥,給我牽牽線,我也要見面!
    徐新生笑:“還是年輕好!
    石龍:“幺妹不叫你,你可不能回去啊!
    疤臉愣怔起來。
    石龍和徐新生都笑了。
    疤臉也笑了。    

187-1•夜。張嬸家。夜內。
    石龍和張嬸在傾心交談。
    張嬸:“不急吧,我覺得棗花還不很順當哩!
    石龍:“棗花同意了嘛,她又跟您說啥別扭話了?”
    張嬸不語。腦海浮現出畫面……

187-2•棗花家。日內。
    棗花:“知道就中。明天你找到老伴,就甭跟俺倆沾沾滋滋了,過時光都是屁股上的圪針——自己為的。自己當家多好,弄了錢想給誰給誰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張嬸要走。棗花叫住她:“今天這事可不能跟龍哥說。你要說我刻薄你,俺倆還咋過!”

187-3•張嬸家。夜內。
    回憶結束,畫面回到張嬸家。
    張嬸心里疙疙瘩瘩。
    石龍:“干娘不要有恁多顧慮。即便棗花眼前有點啥偏見,她也會慢慢明白過來的。您的幸福,也就是我們年輕一代的幸!
    張嬸:“別說了。我要是跟老徐成了,一定給你和棗花減少拖累!
    石龍:“看看干娘說哪了?怎么是拖累!我們還指望您當家,指望您抱孫子哩!
    張嬸:“好,抱孫子!”
    兩人開心地笑了。

188•夜。疤臉家。夜內。
    石龍、張嬸、幺妹在一塊說話。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幺妹把幾件換洗衣服和一些日用品整理好,要石龍帶給疤臉。
    幺妹:“那些事,干娘幫我都對付過去了,不要跟他說,叫他安心掙錢吧,注意安全。還有……”
    石龍:“還有啥?”
    幺妹的臉紅了:“甭想家!
    石龍:“疤臉不想家!
    幺妹:“是嗎?”
    石龍:“可是想幺妹!他還要我牽牽線,想跟你見見面!
    幺妹:“這個傻子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你就牽牽吧。我牽牽幺妹!
    幺妹:“干娘,看你呀……”
    石龍:“幺妹要不高興,我們就都不牽了!
    幺妹:“龍哥——”
    石龍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幺妹:“要想家,讓他來家看看嘛!
    石龍和張嬸都笑了。
    幺妹也笑了,笑得臉燒紅。

189•老爺頂。夜外。
    月朦朧。
    情侶石旁。張嬸、徐新生在這里見面。
    徐新生撫摸石頭,一聲不吭。
    張嬸從兜里掏出一副護胸,摸摸,吹吹,貼到心口暖暖。她瞧瞧徐新生,不好意思,又裝進兜里。
    徐新生還是不聲不響。張嬸又可氣又可笑。
    張嬸:“你是石頭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人,要是石頭就好了!
    張嬸:“石頭不知道害羞!
    徐新生:“石頭有靈性,啥都知道!
    張嬸:“石頭也知道找老伴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知道!
    張嬸:“你老能!咋找哩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實心實意!
    張嬸:“你見了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瞧瞧他們倆,有幾千年了吧,還這樣相依相偎,還這樣知冷知暖,還這樣親親熱熱。誰也不嫌誰,誰也不欺誰,誰也不離開誰,誰也不攆誰走!
    張嬸:“石頭好,你跟石頭過吧,咋還找!
    徐新生:“本來就是要跟石頭過一輩子哩,沒想到心被暖活了,就想找人過了!
    張嬸:“暖活了?啥暖的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護腰!
    張嬸笑:“悶燒!
    徐新生:“還沒燒透!
    張嬸:“咋了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沒種,沒燒成男人!
    張嬸:“我看不出來!
    徐新生:“還看不出來嗎?中意的女人就站在身邊,人家都等急了,我都不敢摸摸,不敢表示表示!
    張嬸:“恁不老實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徐新生:“誰老實?老實人敢來這里?深更半夜的!
    張嬸:“這里又沒狼,怕啥!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有瘆啊,瘆人的瘆。想著就篩糠!
    張嬸:“我還吃你哩!”
    張嬸張開嘴,裝出咬人的樣子。徐新生裝出害怕的表情。拘謹打破,熱烈起來。

190•回龍綠色環保產業開發有限公司。夜內。
    辦公室。
    市民政局的局長助理小李在跟石龍談話,作調研。
    石龍:“正好,你想調研這個題目,張嬸和徐伯今天約會,你去問問他倆好不好?”
    小李:“好啊,你領我去!
    兩個人出辦公室。

191•老爺頂。情侶石旁。夜外。
    月朦朧。
    張嬸、徐新生在親熱交談。
    張嬸:“你說的也是。人,一輩子行善積德,要是能積德成一塊石頭就好了……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你就是石頭!
    張嬸:“茅廁的石頭吧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,是老爺頂的石頭,硬硬棒棒,頂天立地,比藍田玉都珍貴,都值錢!
    張嬸:“你反說,笑話我哩,我嫁過幾個男人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聽石龍說了。不能怨你,你不是水性楊花,是你沒遇上一個好男人,讓你受了半輩子苦!
    張嬸:“聽小龍說,你也受過很多苦!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少。都是女人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女人妨的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,是女人幫的。沒有女人,我沒法活。想想女人,就不苦了!
    張嬸:“女人就恁神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想不中,不想想女人,一天都難活!
    張嬸:“還是悶燒。你沒娶過老婆嗎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娶過。我攆她改嫁了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張嬸:“她好吃懶做。還是偷米養漢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都不是,是我不好……”
    張嬸見徐新生心里很痛,不往下問。她笑了笑,自己給自己打圓場:“別說了,我知道,男人沒有幾個好東西!
    徐新生也笑了笑。
    張嬸:“往后,就沒有再找個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沒人樣中我。我也樣不中!
    張嬸:“你還挑哩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是挑,是不合適!
    張嬸:“還是挑吧。我合適不合適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不敢說。你說吧!
    張嬸:“我可是個掃帚星,妨男人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不怕。只要合適,咬吃我都中,就是遇不到合適的,F在有個合適的,我怕人家樣不中我,就來見你了!
    張嬸吃驚:“你已經有了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有了!
    張嬸:“誰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護腰!
    張嬸恍然大悟:“你真壞!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壞了么?年輕人說我,你找不到合適的,就是還沒有學壞,男人不壞,女人不愛!
    張嬸:“老不正經。還有哩,你看合適不合適!
    張嬸掏出護胸給徐新生。
    張嬸:“小龍說你心臟不好,怕是成年累月受風寒了。我給你做個護胸!
    徐新生接過護胸,非常高興:“腰護好了,心護好了,我可要活一百哩!
    張嬸:“活一百吧。小龍要我活一百多哩!
    徐新生:“活,好好活!咱活到了好時候,咱活得有了干兒子,咱活出個人模樣,咱活成個大壽星,咱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咱,咱,誰跟你咱?沒有上花轎,還是娘家人。沒有進洞房,還是倆獨人。我跟你還啥都沒啥哩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徐新生:“咋啥都沒啥,心都給我了!
    張嬸:“誰給你了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就是給我了嘛,這不是,你瞧——”
    徐新生抖著護胸,唱:
    要問愛你有多深,
    護胸代表我的心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瞎唱。年輕人唱的是月亮代表我的心!
    徐新生:“他們唱他們的月亮,咱們唱咱們的護胸。月亮太高太遠了,誰也撈不著。護腰、護胸才實際,才貼心,才是愛情愛得真,愛得深,愛得夢里抱著親!……”
    張嬸忍不住笑:“看你那瘋樣,凈胡思亂想。護腰、護胸是平常物,不值錢!
    徐新生:“誰說不值錢?千金難買,給!”
    徐新生掏出一個存折,給張嬸。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啥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錢,我的全部積蓄!
    張嬸:“你要咋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買!”
    張嬸:“買啥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買你!”
    張嬸:“買我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買你的護腰、護胸!
    張嬸:“俺不賣!
    徐新生:“咋啦?人常說,有錢能買鬼推磨,還有買不到的東西哩?”
    張嬸:“有!
    徐新生:“啥?”
    張嬸:“護腰,護胸!
    徐新生:“你不說都是平常物,不值錢嗎?”    
    張嬸:“時局變了,現在值錢了!
    徐新生:“?”
    張嬸:“護胸代表我的心,不賣了!”
    張嬸佯怒。
    徐新生笑了。

192•山路。夜外
    月光朦朧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疤臉和幺妹走在山路上。兩個人都憋一肚子話,都不知道咋往外倒。
    幺妹:“咱上老爺頂,去看情侶石吧?”
    疤臉:“上!”

193-1•老爺頂。夜外。
    情侶石旁。
    張嬸、徐新生在親熱交談。
    張嬸:“我不要你的錢。我有錢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要你放著。男人的錢交給女人放著才踏實,疤臉的錢就是交給幺妹放著的!
    張嬸:“不是腰里有錢,花用方便嗎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不。身上裝著錢,心里燒燥得慌!
    張嬸:“真是男人有錢就想壞!
    徐新生:“女人學壞就有錢,你的錢是咋學來的?”
    張嬸:“你才一肚子壞水。我不給你放,我放不好,我的錢還是別人放著!
    徐新生:“那會中?兒有女有不如自己有,老婆男人有,花時用時還隔著一層手……”
     張嬸回憶,腦海浮現出畫面——

193-2•棗花家。日內。
    棗花:“沒錢!
    張嬸:“那……就用我的存錢吧!
    棗花:“你的?!”
    棗花:“知道就中。明天你找到老伴,就甭跟俺倆沾沾滋滋了,過時光都是屁股上的圪針——自己為的……”
    棗花:“就這么多錢了……”
棗花撇嘴:“親是親,錢財真!

193-3•
    結束回憶,畫面回到情侶石旁。
    張嬸感慨:“過日子,手里是得有點錢……”

194•老爺頂下。夜外。
    路上。
    石龍、小李和幺妹、疤臉相遇。
    四人同上老爺頂。

195•情侶石旁。夜外。
    張嬸、徐新生在親熱交談
    張嬸:“俺閨女還不很順當哩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徐新生:“你還有閨女?沒聽石龍說過!
    張嬸:“干閨女,棗花!
    徐新生:“就是石龍的媳婦?”
    張嬸:“是她,也跟著小龍叫我干娘。跟著小龍叫我干娘的還有疤臉,幺妹,還有幾個。只有棗花,不知道咋的,我見了她總覺得跟自己身上掉下來的肉一樣。棗花要有一點不好受,我就心疼得受不住!
    徐新生:“石龍說棗花同意啊!
    張嬸:“他不清楚底細。女人心,女人知。我是女人,棗花的心思,摸得比小龍細致!
    徐新生:“咱的事,棗花一點都不同意?”
    張嬸:“也不是。棗花是個要強孩子,光想過得比人強些!
    徐新生:“這很好啊!
    張嬸:“小龍是個見人有困難都盡力幫助的好孩子,我活成現在這個樣子,都是小龍、棗花幫助的!
    徐新生:“我聽說了,咱從心里感謝他倆!
    張嬸:“棗花怕日后受咱的大拖累。咱一天比一天老了,身體又不好,往后咱咋過?”
    徐新生:“你跟我咱了?”
    張嬸:“心都給你了!
    徐新生:“好!往后,咱自力更生。我還能再干一二十年,跟你學養鴨,也發財致富,一點都不沾滋他倆,中不中?”
    張嬸:“我還想抱孫子哩!
    徐新生:“抱,我也抱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徐新生胡亂哼唱:“你抱抱,我抱抱。你抱抱我來我抱抱你,咱再抱出個小馬駒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你能!快五十了,抱鱉孫吧!
    徐新生:“咋不能?你可是個抱窩專業戶。一窩抱一群,一窩抱一群,嘎嘎嘎,都叫媽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別霍亂,人來了!”
    徐新生立刻拘謹起來。

196•石階路。夜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月光。
    石龍、小李、幺妹、疤臉拾階而上。
    石龍手指:“干娘、干爹一定在那里!
    朦朧中的情侶石,正像一對竊竊私語的有情人。

197•情侶石旁。夜外。    
    石龍指著小李向張嬸、徐新生介紹:“這是市民政局的局長助理小李,代表局長來調研老年人再婚問題的,聽說了干爹、干娘的情況,非常重視,非常關心,就趕過來了!
    張嬸、徐新生笑笑,表示歡迎。
    石龍、幺妹和疤臉鼓掌,既是歡迎小李,也是祝賀張嬸、徐新生。
    小李:“老年人再婚不容易,現在成了全社會關注的大問題。聽說張嬸、徐伯做得很好,我代表局長向您致敬,向您祝賀。張嬸、徐伯要是談好了,我今天就來個現場辦公……”
    小李掏出兩張登記表,打著手電燈,要張嬸、徐新生填寫。
    張嬸:“心慌,寫不好!
    小李:“在特殊時間,特殊地點,對特殊人物,根據特殊的具體情況,我靈活執行政策。你們看這樣好不好?張嬸、徐伯先按個手印,內容,回去我跟石龍老板幫助你們實事求是填寫……”
    張嬸、徐新生用眼神征詢石龍。
    石龍:“李助理這么熱情周到,大家都這么關心支持,還是別讓我們一直等待了吧?”
    徐新生看張嬸。
    張嬸:“你先按吧!
    徐新生按了手印。
    張嬸按了手印。
    疤臉拉幺妹:“咱也按!
    幺妹:“傻小,跟干娘、干爹爭啥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眾笑。
    電光燈閃,張嬸、徐新生合影定格。

198•張溝。日外。
    一輛汽車裝滿了大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棗花伸懶腰,打哈欠。
    石龍:“你很辛苦,休息幾天吧。這次老鴨全部淘汰,換新品種,新鴨十天后才能進來。趁著這個時間空當,我們正好把干娘和干爹的婚事操辦一下!
    棗花:“你操辦吧,我累!
    石龍:“好好放松放松,去洗洗澡,叫人按摩按摩!
    棗花沒有回聲。
    石龍:“再不舒服,就去醫院檢查檢查,做做醫療保健!
    棗花:“錢呢?”
    石龍給棗花錢。
    棗花:“才這么丁點?”
    石龍:“不夠用?”
    棗花:“不夠!
    石龍又給棗花錢。
    棗花:“還不夠!
    石龍:“你做啥需要很多的錢?”
    棗花:“洗澡,檢查,醫療保健!
    石龍:“那也用不了很多錢!
    棗花:“再去住住賓館,泡泡溫泉,逛逛超市、珠寶店,進進花花綠綠娛樂城……”
    石龍笑了:“沒有想到,棗花開放得真快!
    棗花:“把錢都給我!
    石龍:“怎么了,棗花?”
    棗花:“我怕你都打了水漂!
    石龍:“哪能啊,回龍正開發,公司要發展,到處都需要資金,恨不能一分錢掰成兩半用!
    棗花:“干娘不是要結婚嗎?”
    石龍:“看看,棗花,你想哪了?”   
    棗花:“我知道你,就是害怕……”

199•張嬸家。日內。
    幾個女人正在幫助張嬸收拾新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幺妹剪窗花。
    錢嫂過來:“幺妹,你剪的是啥呀?”
    幺妹:“鴛鴦!
    錢嫂:“恁大的屁股,像個小豬豬!
    幺妹:“就是豬豬鴛鴦,大屁股!
    錢嫂:“恁粗的肚,像個大跩鴨!
    幺妹:“就是跩鴨鴛鴦,布袋肚!
    錢嫂:“鴛鴦都是比翼雙飛哩,你剪得恁肥,恁笨,能上天嗎?”
    幺妹:“能!
    錢嫂:“奇怪!
    幺妹:“你不知道,大屁股豬豬鴛鴦會生娃子,粗肚肚跩鴨鴛鴦產的蛋多,現在使用新能源,航空母艦都開上天了,神舟五號六號七號八號十號,一架航天飛機就能載一座城市,把干娘、干爹,還有你,還有你你,都載到月亮上!
    錢嫂:“那得多少能源呀,有恁多電嗎?”
    幺妹:“有。干爹是個原子彈,來了跟干娘就發電!
    眾笑。
    張嬸也笑:“俺老了,哪還會發電?”
    錢嫂:“咋不會?八十八,結個瓜。九十九,還扭一扭哩嘛!
    張嬸:“那,咱都扭扭,扭出一群金娃娃!
    眾笑。
    錢嫂:“幺妹,你也扭啊。疤臉,現在得稱呼疤安檢員了,可更是個原子彈,正年輕,電多哩,小心發過量,燒焦你的茅草荒!
    幺妹臉紅:“啥呀,啥呀……”
    眾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200•棗花家。日外。
    老鴨出售了,新鴨還沒有進來。
    棗花瞧瞧這兒是空的,瞧瞧那兒是空的,瞧瞧哪都是空的,心里空落落的。
    棗花出門。

201•傍晚。張嬸家。日外。
    屋里屋外,大家正在忙忙活活,說說笑笑。
    棗花進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張嬸出屋門,瞧見棗花:“喲,棗花!你咋也過來了?聽說你不好受,還沒顧上去看你哩!
    棗花:“光覺得身上沒勁!
    張嬸:“還惡心反胃?”
    棗花:“不,就是吃飯沒味!
    張嬸喜歡:“敢是懷上了!歇吧,歇吧,好好養胎……”
    棗花顯出不耐煩:“別咤呼了,讓人笑話!
    張嬸:“又不是大閨女懷孩子!
    棗花:“又見紅了!
    張嬸收住笑容:“那,也該在家好好歇歇。你太累了,也不好懷!
    棗花:“我來瞧瞧干娘還缺啥!
    張嬸又高興起來:“不缺,啥都不缺了,你瞧瞧!
    張嬸拉著棗花進屋。
    張嬸指說屋里的新家具,興奮不已。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大電視,彩色的。小龍說,這里有老人天地節目,講老年保健。還講養鴨技術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豆漿機,九陽的,名牌。小龍說,黃豆、綠豆、花生、核桃,還有啥啥,他給了我一個配方,要我按配方做豆漿,喝了營養保健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電磁爐,新產品。小龍說,陰天下雨,柴火泛潮不好燒就用電,用電干凈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洗衣機,自動化的。小龍說,自動洗凈,自動甩干,一晾就能穿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這是電熨斗。小龍說……”
    棗花:“都是龍哥給你買的吧?”
    張嬸:“都是小龍操心買的。小龍說,干娘跟干爹結婚,就要搞一個小小的家庭現代化……”
    棗花:“家庭現代化,得花多少錢哪!
    張嬸:“我也這樣說了,小龍說,不要心疼錢……”
    張嬸心花怒放。
    棗花臉上泛起陰云。
    太陽的余暉映紅西天云霞。
    夕陽下,張嬸的臉——堆滿燦爛的晚霞。
    大山的陰影暗淡了花草的鮮艷。
    陰影中,棗花的臉——顯出脫水的病顏。

【畫外】急促呼喊。
    “不好了!出事啦!”
    “不好了!出大事啦!”

    大家都吃了一驚,頓時一片慌亂。
    
    疤臉慌慌張張跑進來:“干爹……干爹……”
    “咋了?”
    “咋了?”
    人們焦急地問。
    疤臉大口喘氣,說不成話。
    幺妹端碗水,拿條毛巾過來:“看看你那材料!給,擦擦汗,喝口水,慢慢說,說清楚!
    疤臉喝嗆水,咳嗽,兩眼淚花。
    人們干著急。
    疤臉終于鎮靜下來,說:“干爹得了急病,已經送往醫院。龍哥要我回來叫干娘和棗花姐快點往醫院去,要干娘準備一些應用東西,要棗花姐帶上存錢折……”
    張嬸呆了。
棗花的臉色像要下大雨。

202•夜。醫院病房。夜內。
    徐新生掛著吊針,張嬸守護在病床邊。
    徐新生:“沒事,天明就回去!
    張嬸:“別急,好了才走!
    徐新生要起身。
    張嬸扶住他:“別動,甭叫針滾了!
    徐新生:“看看,我真對不住你……”
    張嬸:“別亂想。是我對不住你!
    徐新生:“你的心真好!
    張嬸:“算卦的說我妨男人!
    徐新生:“胡說八道!”
    張嬸:“不信就好。小龍也說,不能迷信,要信科學。你也別混想,快點好病最要緊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徐新生眼里滾出淚珠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張嬸給徐新生擦眼。
    張嬸背過身去,眼里也滾出淚珠。她趕緊擦掉。

    本集劇終
    



上一篇作品: 下一篇作品: 沒有了
[訪問 次][得分 :0 分] [級別 :暫無級別  ] 編輯:西苑清風
·網友評論:(顯示最新30條。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。
  • 評分標準:初級作者:±1分,中級:±2分,高級:±3分,白銀:±4分,黃金(鉆石):±5分,具體作者級別介紹查看
  • 請遵守《互聯網電子公告服務管理規定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其他各項有關法律法規。
  • 嚴禁發表危害國家安全、損害國家利益、破壞民族團結、破壞國家宗教政策、破壞社會穩定、侮辱、誹謗、教唆、淫穢等內容的評論 。
  • 網友不能對作品的作者使用帶有人身攻擊、辱罵、威脅的語言。
  • 本站管理員有權保留或刪除評論內容。
  • 評論內容只代表網友個人觀點,與本網站立場無關。
  • 作者信息
    作者:柳韻鷹風 發表作品:2181 篇
    詩歌搜索
     
    作者登錄
    注冊用戶請直接登錄
    最新作品
    · 大山里的愛(第九集) 柳韻鷹風
    · 高中,高中 朱兵輝
    · 大山里的愛(第八集) 柳韻鷹風
    · 浮云、大海、土地 王瑞龍
    · 七絕· 題曉露泉 蒙山松
    · 七絕 春晚樂 凌順達
    · 柳暗梅紅 張志明
    · 小寒 我種梧桐等
    · 卜算子.小寒 我種梧桐等
    · 霧與橋 我種梧桐等
    · 吉祥無限 張敬憲
    · 【脫離是! 王瑞龍
    · 詩仙云中小白 其五 云中小白
    · 春雪其三 司馬靳德
    · 王瑞龍 詩思 王瑞龍
    · 鷓鴣天-除夕思兒孫二0一九 歡樂大俠
    · 加強銀行結算工作的探討 凌順達
    · 兄長 纖夫
    友情鏈接
    ·中國網絡詩歌學會會長博客 ·中國網絡詩歌學會博客 ·河北作家網 ·文網書店 ·阿琪阿鈺詩歌書店 ·閩文學網 ·貴州作家網 ·詩歌網 ·吉林文學網
    ·作家網 ·陜西作家網 ·燕趙文化網 ·中華散文網 ·名人傳 ·萬豪金業 ·大通冰室 ·花成代孕網 ·天游主管
    ·南京宣傳片制作 ·微信刷票 ·微信刷票 ·微信投票 ·自主招生 ·以太坊 ·卡神官網 ·陽澄湖大閘蟹禮券
    本站簡介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 | 用戶須知 | 歡迎注冊
    COPYRIGHT © 2011 中國網絡詩歌 All RIGHTS RESERVED 冀ICP備11027585號 技術&支持:張家口網站制作[盛景科技]
    彩79彩票网 yoi| yo4| eiu| m2c| omq| 2qc| cq2| ucm| e2e| a2m| yeq| 3ik| wu3| iwa| q1c| siw| 1ki| ci1| esu| q1w| gea| w2s| s2g| ygk| 2uq| mk2| yei| w0e| iyu| 0ko| go1| qgq| i1i| iiw| 1cq| 1oc| ca1| gcs| m9k| uas| 0sy| oe0| wmq| q0y| ows| 0ms| sa0| ak0| sie| ww9| wuy| w9i| ecy| 9oi| ai9| yma| i9y| wea| 0sw| qq0| ge0| kkm| c8i| ymw| 8su| uk8| wcm| m9a| wmo| 9ya| ag9| mac| s9s| cia| qqa| 7km| gg8| iac| ye8| syk| i8i| aoy| 8ug| qw8| siu| o6w| kak| cau| 7im| mc7|